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频道 > 访谈人物>正文

"木痴"刘立海的红木情结

时间:2017-05-15 22:39:33    来源:江苏新闻周刊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本网讯:(马如金)这是遨游红木家具海洋的一条大龙!若不是亲眼所见,你很难相信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数万平方米的展室,所推出的万余件透射出浓郁红木文化魅力的展品,竟出自一家乡镇私营企业,其董事长竟又是一位年近50、连初中还未毕业的农村“土冲子”,被其爱人称为“木痴”并远近扬“名”的刘立海。

微风轻拂的阳春三月的一天上午,笔者有兴从南京市江宁区政府所在地东山出发,沿着百里秦淮岸边驱车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了坐落在古镇龙都东边,与碧波荡漾的秦淮河龙都段紧紧相依的南京海龙红木制品有限公司造访。初一见到刘立海,看不出他有多少智慧,只感觉到他诚实、低调,谈话间口口不离“红木”,说起红木二字,便滔滔不绝,竟然谈古论今,各式红木家具、雕刻画、文具、名人像等等,如数家珍。笔者心里“咯咚”了一下:难怪叫“木痴”呢!正欲落座听刘总详细介绍企业生产经营情况时,刘总象是征求意见似的突然挥了一下手说:“是不是我先带你们看看展品,也许看过以后你们对我们的产品以及红木文化会有一个大致的印象?”我们顺从地应声到:“好,那请带我们去见识见识。”就这样,我等随着刘总来到了二楼几千平米的展厅。一进入展厅,笔者的眼前仿佛进入了浩瀚的红木制品世界,让人目不暇接,顿感件件工艺品都让人赞不绝口。当笔者随刘总来到几件古典家具旁时,刘总介绍说:“中国古典家具,有着浓厚而别具一格的文化内涵,独特的形神气质和精湛的工艺技术,以至千百年来都保持着无可替代的地位。”刘总指着一排按序排放的家具、工艺品和挂在墙上的各式装饰品和人物肖像,一边参观一边介绍说:我们海龙红木制品有限公司自1989年创办以来,由最初的小作坊式生产发展到现在的规模化生产,已能生产出金丝楠木、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大红酸枝等高端木材产品。企业继承传统家具巧妙、精确、卯结构和精湛雕刻技巧为一体的特点,对每一件制品都精雕细琢、精心制作,使其都成为海龙推出的艺术品。刘总拿过一件工艺品边看边介绍说:你看这件金丝楠森木的工艺品,选料须从桢楠里面严格挑选,并严守四条标准:一是必须是桢楠老料,古朴厚重,色如黄金;二是光照下晶莹剔透或半透明;三是金丝的成色很高,桢楠木射线内的油细胞经过氧化后的结晶率必须达到80%以上,而且必须有“步移景换,千变万化”的光影效果;四是木材花纹必须有祥瑞之相。刘总用手拍了拍艺术品又加重语调说:从以上选料程序可知,名府楠香最终所挑选的金丝楠木均是从桢楠老料里面海选出来的极品木料,可以说是吨里取斤,实乃人间至宝。当笔者问起刘总“选料比”大概是多少时,刘总说:金丝楠木从桢楠里的选料概率大致只有10-20%。因此,金丝楠木家具数量稀少、贵比黄金。所以,我们制作的古典家具不但是有很好的使用价值、欣赏价值,更有很高的收藏价值。如我们以前制作的装饰品,有的市场价值现在已翻了近百倍,而且还有上涨的趋势。其原因就是因为不仅稀少,更因它耐腐蚀(千年不腐),又气味清香,百虫不侵,冬暖夏凉,禆益身心,纹理直顺且不易变形。因而用它制作的器物,不仅华贵高雅,还极其温润,且天成气度,奢贵绝然。

刘总谈兴正浓时,笔者插问道:“为什么叫‘红木’,红木又都产在哪里?”

刘总滔滔不绝地回话说:红木为热带地区豆科檀属木材,主要产于印度,我国广东云南及南洋群岛也有出产,是常见的名贵硬木。“红木”是江浙及北方流行的名称,广东一带俗称“酸枝木”。笔者问刘总:“哪种红木品质最好呢?”刘总回答说:第一等为黄花梨、紫檀木。这里指的是我国海南黄花梨和印度紫檀。这两类木材已基本绝版,成器的家具几乎都已进入拍卖收藏市场。一件成器家具价格都是几十万、上百万人民币。我国海南黄花梨幼树目前只有4.5公分直径,要成材估计要几百年,以后的成套家具,可能是非洲“紫檀”或是其他高档红木(黑酸枝)的替代品。说一句公道话,非洲紫檀木也是紫檀木,市场上有不认同它的市场价值,认为它不能与东南亚紫檀相提并论。但市场上纯非洲紫檀木家具也极为罕见,其价格也是目前“新红木”家具最昂贵的一种。第二等为黑酸枝、乌纹木和非洲紫檀木。这是目前市场上所能见到的极品红木家具。说着说着,刘总把我们带到了三楼的大展厅。

在黑压压的家具大展厅里,刘总指着一堆一堆的展品说,由于东南亚紫檀木已经灭绝,市场上一般也把黑酸枝称为“紫檀”。卧房(五件)黑酸枝、乌纹木成套家具,市场售价都在15万元左右,但数量较少,难得一见。这类木质家具,可以传世数代,而且绝对可以保值增值。现在市场上出现的非洲紫檀木,有的红木家具的专家不大认同它的价值,其主要原因是非洲紫檀木家具成器时间短,尚无传世作品,更谈不上进入拍卖收藏市场。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非洲紫檀木家具一定会焕发其灿烂光彩,作为“新红木”第一位的收藏品,价值将会逐步体现出来。

刘总带我稍事坐了一会儿,然后又介绍说:排在第三位的要数红酸枝了。他说,中国传统意义上的“老红木家具”都是印度、泰国、越南、柬埔寨、老挝、缅甸南部、印尼等东南亚地区的红酸枝制成。比较严格意义上的红酸枝制成的卧房成套家具,一般售价随市场浮动,材质相同的情况下,其售价高低,要在于它的工艺和做工。刘总指着面前的一款家具说:这样高档的红酸枝家具市场上数量也不多。刘总稍停顿了一下,又介绍说:要说排在第四等的为其它酸枝木了。比如东南亚的黄酸枝、白酸枝,包括市场认同度较差地区出产的红酸枝(非洲南部、南美南部产)家具,这是中国红木家具的主流产品,称为中档红木家具。只要是这类家具,传世几代,不断增值是毫无疑问的。据我所知,在中国红木家具的历史上,酸枝木的“红木”地位从没有动摇过。



中华木作世家头像

刘总又带我们到了另一个展厅,他继续介绍说:排在第五位的,要轮上东南亚花梨木、鸡翅木、豆科类的“红檀”木以及南美、非洲白酸枝了。东南亚花梨木,其品质和价格都要优于南美和非洲的普通酸枝木。现在市场上豆科类的“红檀”木家具,有的卖出了“红酸枝”的价钱,其实这是被一个“檀”字误导了。因为有了紫檀、黑檀,那么红檀就必然是第三等了,其实不然,“红檀”是一个概念不清,而又品种很多的红木原材。红木中,紫檀、酸枝、花梨、鸡翅四大名旦之外,产于热带雨林的豆科类暗红微紫的硬木,统称为红檀。红檀是一个现代名称,概念的包容度较大,一般不列入收藏的名录。但是,木纹流畅、色泽匀称的红檀木家具是一种上品的红木家具,其难点是客户难以识别,购买时最好请懂行的人陪同选购。

刘总又带我们走进了又一个红木的世界――一块一块排开的五彩缤纷的家具“大观园”。这些家具、玩具、文具,看上去表面光泽虽不如前面几个大展厅的展品抢眼,但依旧透射出迷人的魅力。刘总说,这里的家具材质要排上六等了,是南美、非洲的花梨木,目前市场上也已把它们列入红木范畴,它们能满足一般消费者“以实木家具的价格,拥有一套红木家具”的消费心理。刘总特别强调说,南美、非洲花梨木家具也经久耐用,但不具有收藏价值。需要说明的是,南美、非洲花梨家具已经融入了大众家具的消费行列,需求量大,市场潜力不可估量。实际上,消费者在心理上也是把南美、非洲花梨木与严格意义上的红木家具区分开来的。

参观了近2个小时红木展品后,笔者向刘总提出了又一个问题:“几个大展厅中,特别是三楼大展厅,展出了最为珍贵的金丝楠木展品,而且数量可观,那这些材料是从哪里弄来的呢?再者,企业又是如何发展到今天这等规模的?”面对笔者的提问,刘总回话的语气显然加重起来:“要说这个那真是一言难尽;我吃的苦你想都想不出来!”刘总叹了一口气放慢语调说:“就先说那木料吧,那都是我东奔西颠、跋山涉水,历经千辛万苦、不分春夏秋冬、刮风下雨找来的呀!”刘总的语气里明显带着伤感的成份,他说:“我家老婆为什么喊我‘木痴’呢,我是为了找红木、运红木、雕红木、选红木家具和红木制品以至到经营红木生意,可谓到了疯狂的地步。的确,‘木痴’是我的写照,是我生活的概括,也是我痴情红木文化的外在符号,这顶帽子戴在我的头上,合情、合理、合适,我愿戴一辈子,永远也不丢弃!”



南京林业大学红木定点认定单位铜牌

刘总讲述了他全身心投入红木事业,立志干出一方天地,打造出南京地区弘扬红木文化样榜企业的一桩桩往事……

刘总告诉我们,他最早接触红木要追溯到1983年了。那年,他由于家境贫寒初中还未毕业,就退学进了龙都镇晶明大队开办的红木家具厂学徒。永远也不会忘记他的师傅是从上海红木二厂退休回乡的刘再基老师。他手把手地教刘立海这个才10多岁的孩子,这一学就是六七年。由于刘师傅很器重他、经常给他开“小灶”,刘立海进步很快,20来岁就能做出小微型家具、小工艺品,什么首饰盒、筷子盒、笔架、文房四宝等小工艺品他都能一人完成。随着手艺的不断熟练,婚后欠下4900元债务的刘立海,想带着同是刘再基徒弟的爱人张明平出去闯荡闯荡,一来见见世面,为后面自己创业积累经验;二也是挣点钱还还老债。不过他想得太天真了,没想到打拼的路是有泥潭的。他们走出故土的第一步就到了常州市的武进县新龙工艺厂打工,还同时带上了学徒工、亲戚等一行七、八个人。结果忙活了近一年,一分钱工资没拿到不说,还要支付同去的人的工资、生活费,因为厂里那个台湾老板人跑了,到哪里去讨钱呢?一气之下,刘立海只得伤心落泪地返了乡……。

出外打工的遭遇让刘立海懂得了闯荡外面世界的不易,他决心不断积累经验,一边帮人家做做加工,一边寻找机会争取能尽快打开一条新路,想尽一切办法在自己这辈人身上,把红木品牌做响做大。说来也巧,一次,在安徽屯溪做小生意的刘立海的表姐到他家来玩,无意中看到了刘立海夫妇做的小工艺品很是精美,她边看边连连称赞道:“做得好、做得好,很是精巧有灵气!”看到表姐很看重小工艺品,于是刘立海就送了她几件。表姐接过红木工艺品说,她在安徽屯溪老街那边有个同事的朋友是做工艺品的,生意很好,有时间请带上几件红木制品到他那边看看行情。谁知,初次带过去的工艺品,那个经销商一眼就看中了,后来放到货架上,很快就被人买走,而且价格是刘立海供货价的十多倍。尤其是香港、台湾、新加坡的游客,更是看中生肖、佛像,后来供多少货,都被抢购一空,这让刘立海兴奋不已。当时,刘立海夫妇俩通宵达旦加班加点做,再苦再累也不觉得疲劳,常常是夜间加工,稍睡一会儿就白天送货,家族开的小作坊,不经意间就红火了起来!

随着业务量的增大,老街那边的老板提出,为了能多赚钱、快运转,希望供货不要给真红木制品,而改为仿红木。实际上,是想对方付给仿红木的钱,而卖真红木的价。得知这一情况后,刘立海不为所动,婉转告诉对方,自己做生意诚实守信,不欺骗消费者,而图一己之利。此后,刘立海夫妇做正宗红木的,绝不造假,因此在商界赢得了良好的信誉,生意越做越好。

然而,在那个交通运输不发达的年代,生意虽然好了是件喜事,但送货却是个让人非常烦恼的事。刘立海告诉笔者:坐那个火车送货,简直让人受不了,一坐就是十多个小时,好不容易把货放上了火车,下货可就难了。人生地不熟的很难找人帮忙下货,即使找到人了,有时你给人家钱对方都不太愿意干。火车停车就那么十来分钟,争分夺秒的下货,往往人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全身汗透,筋疲力尽。刘立海说:现在想想,不知当时是怎么挺过来的。刘立海告诉笔者,大约是熬到了1995年,企业开始做家具了,先是把家具运到南京的一家家具城卖,生意很不好,一年也销不出几套家具。后来,就又找了一家家具城摊位去摆卖。由于家具城在南京的河西一带,那里的地点很偏,几乎跟农村一样,连到那里的车子都没有,自己就从中华门车站坐马自达过去,家具就另外找货车拉过去,都是自己下货,干得人都要发晕了,但是还得咬着牙挺着干。因为自己对红木太有感情了,像是着了迷似的。再说,也是为了生活呀。

刘立海扳着手指告诉笔者:企业开始做红木家具选用的是一些便宜的料子,比如花梨木,那时候还没有老红木、黑酸枝、紫檀和黄花梨这类高档木材。后来,随着市场的变化,客户开始选用好料子的家具了,企业就开始做酸枝、红酸枝、缅甸酸枝、缅甸花梨木这些高档材质的家具和文具、木雕品。再后来,许多客户看中更高档的红木产品了,企业就开始做一部分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材质的产品,主要生产椅子、桌子、茶几类的家具。做着做着,自己感觉高端的木材价格比普通的红木价格上涨很快,于是,企业就在不经意间屯起高端木材来,现在公司很多高端产品的木材,就是前些年屯下来的,有的升值了多少倍。展厅里展出的近万件家具、文具和人物雕像、木刻画等,均是那时库存的木料做成的。其中有多件金丝楠木的文具和小件家具,就是那时自己吃尽千辛万苦,从四川、云南、海南等地的深山老林里人家里的老房子拆下来的木材中选购的。那些山林里的老农有的不是太识货,有的是急需用钱,有的是不知高档红木在市场上的行情,那时用并不昂贵的价格买了很多高档料子,现在都值大钱了。刘立海说:“那时,只要在山林老农家看到了好料子,那个激动的心噢别说有多兴了,我这个‘木痴’哦,那个突突跳的心啊,总觉得要蹦出来似的,跑得满头大汗,在深山里扛木头扛得满身是泥土,也总觉得值了!”……

2002年,对于刘立海经营的家庭作坊式企业来说是个开天辟地式的年份――正是在这年,企业正式注册“南京海龙红木制品有限公司”。企业自此开始以国家认定的名份制作红木家具,开启了刘立海梦寐以求的闯荡红木家具海洋、弘扬红木文化的规模化经营大幕。刘立海不分白天黑夜地去走南闯北,坐飞机、赶特快跑遍大江南北看样品、看款式、看工艺、找高端木材。甚至跑到了越南边境、非洲边境、缅甸边境和海南、广西、四川、云南、福建、广东、深圳等地;在二道贩子或深山老农手中收购木料,有一根收一根,有三根收三根。就这样,先后收来了许多高档材料和古董类的木缸、木筒、木盒等。他们忘记了苦和累,从白天一直找到晚上十一、二点才回。起初的那几年里,只要听说哪儿有了木材都是以最快的方式买了机票就飞走,“就像是着了魔似的。”刘立海笑眯着双眼对笔者说:“买到好木头,精神就抖擞,一夜不睡、一天不吃也兴奋不已。”

在东奔西跑获得好材质和红木家具新信息的基础上,刘立海向精品家具、艺术品家具制作发起了冲刺,力争以海龙人集体的智慧把红木文化做大做强,做成南京地区的一个响亮的品牌!为此,企业先后聘请了10多名雕刻师,招聘了100多名红木家具制作工,形成了规模化经营的格局。本着“把每一件红木制品都做成精品、做成艺术品”的理念,刘立海领导的团队把最为贵重的金丝楠木家具制作,特聘名府楠香大师把关。从雕饰的设计、锣地。到起刀、精琢,每一步皆与家具的意韵依依相融。外观整体,构思巧妙,大气磅礴而又相得益彰;细腻处行云流水,微末龙鳞亦能片片清晰、不差分毫。其雕刻技艺非得皇家严苛历练,方能有如此悦目赏心之技艺,于楠木之上完美呈现。此外,刘立海要求制作的每一件玩物均按照宫廷御匠标准严格掌控,确保至臻品质。具体分为六步。第一步,木方裁料:选取整条金丝楠木,手工切割成所需板材。第二步,烘干处理:将板材进行干燥,直到水分含量降至8%左右。第三步,加工流程:根据家具不同部件的需要,手工切割,旋以压创,精确测量方可开榫。第四步,雕刻工艺:由资深技师逐刀雕刻,历经数月才能完工。第五步,组装:将雕好的面板进行组装,榫卯紧密,不差分毫。第六步,刮磨:将家具粗糙表面进行刮磨,耗时数十天,使其表面平整、莹润光亮。经过六道工序后,做成的金丝楠木家具必须具备以下特点:纹理细密瑰丽,精美异常,质地湿润柔和,新切面黄褐色带绿色,光泽强。最明显的特征是在光照下发出丝丝金光,且又清幽无邪、娴静低调。同时,它又具有造型优美、无硬邦邦的感觉。金丝楠木家具讲究木色,不上漆,不打蜡,柔软中带坚韧且纹理平素、气质古朴优雅。

笔者在海龙红木家具展厅里亲眼目睹了几件展出的金丝楠木家具,件件光彩夺目、淡香沁脾、气韵非凡。笔者想:这是刘立海的作品,也是刘立海的气魄、刘立海的胆识,更是刘立海的智慧、刘立海的品格与刘立海的为人!除了金丝楠木家具,五层展示大厅里展出的数以万计的其它红木类展品,虽质地各异,但也件件精雕细刻、潜心打磨,每一件都令人啧啧称赞、好评如潮。难怪业内人士悄悄告诉笔者:在不久的将来,南京市第一家红木文化博物馆将在海龙诞生,海龙人将扬眉吐气地向外界放言:最精美、最漂亮的红木家具在海龙!最珍贵,最有看点的红木家具也在海龙!海龙是红木家具的的天堂、海洋;海龙也是南京地区红木家具品种最多,又做工最为讲究的,深受客户称赞的红木家具生产企业。



江苏省放心消费创建先进单位

好一个海龙,龙腾红木文化之海的神龙!

已把企业做上规模并已是南京地区红木家具行业内大名鼎鼎的刘立海,平日里有个不大不小的爱好:喜爱收藏木头。只要听说哪里有什么样什么样的木头、木制品,便会立马赶过去看看,见不到木头,他会不思茶饭的,甚至情绪一落千丈。喜爱木头,他真的像着了魔。在红木家具三楼的大展厅里,赫然醒目地展放着刘立海从全国各地和东南亚国家收购来的各种木头,有的堪称全国之最:树龄在四、五千年的、直径有近两米的大园桌面,油光锃亮;凿刻成直径近1米、高约1.5米的大木缸;从原始大森林里找来的原木段;从老猎人家里收购来的红木墩;还有从二道贩子手中买下的木箱、木床、木盒……。刘立海很认真地对笔者说:“你别看这些东西,可值钱啦。大木缸和大圆桌面都是无价之宝,自己跑遍全国都没见过这类这样大的红木制品,它们可是我们未来海龙文化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呢!还有那放在一边不起眼的几段木料,那可是二等红木黑酸枝、乌纹木之类的好东西,做成家具或文具类的东西,可值几个钱呢!”刘立海正说得起劲,笔者打断他的话问道:“你的红木家具展厅里怎么还放着一些瓷器,而且还有不少件呢?”刘立海听罢此言很得意地说:“那可是我老婆的又一爱好哟!”刘立海说,他爱人张明平除了雕刻红木制品是高手外,还特别喜爱收藏瓷器,业余时间喜爱到处转转,尤其喜爱到瓷器旧货市场转悠。只要她认为有收藏价值的瓷器,不管对方出多少钱,她都不眨眼地把它买回来收藏,并把它配放在红木家具一旁柜子上,可以说恰到好处。从讲到他爱人的爱好开始,刘立海越讲越多,特别又反复讲起他爱人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辛苦,怎么怎么与他一路走来,对海龙做大做强动了多少脑筋、出了多大力。刘立海说:“我老婆这个人辛苦了半辈子了,不但照顾孩子忙家务,还要协助管厂子。她天天直接和工人打交道,把厂子管得有条有理。后来,她还管商场,把商场管得顺顺当当。她也没有多高的文化,但她爱学习,喜欢看书,专心研究瓷器,经常对着书上把新老瓷器作对照,买来的瓷器看上去很有品味。现在,企业逐渐做大了,应该说,没有我老婆把握,是不可能有今天的。”谈起爱人,刘立海很是动情,也讲得真切。他说:“现在想来,当年创业时买了几亩地盖了几栋厂房;后来,又买了40亩地加盖厂房和展厅,现在看来都嫌小了。没想到,在老婆的指点下,企业一步步发展得这么快、这么好,这是当年创业时没想到的。按照这样的速度,企业后面买个一、二百亩地做大做强,我看都嫌小。因为,今天的海龙已今非昔比,海龙人做着的梦正成为即将到来的现实。我相信在老婆的配合下,海龙人一定会创造更加辉煌的明天,一定!”

刘立海对海龙的明天信心百倍,对海龙做大做强没有任何担忧。不过也是,还有什么担忧呢,夫妻同心其利断金!更何况,靠企业信誉,靠夫妻俩的为人,靠产品强有力的竞争力和良好的服务,海龙定会昂首挺胸走向成功的彼岸,到达辉煌的顶点,这是毋庸置疑的!

中午时分,笔者与同行的朋友准备离开海龙。海龙展厅墙上挂着的和办公室柜子里堆放着的一堆荣誉证书、奖状,又让笔者眼神定格在一串“中国优质产品”、“中国著名品牌”、“中华木作世家”、“刘立海:江苏省诚信企业家”的牌匾、证书上,很是依依不舍。不过,我们还是很快上车了。离开海龙时只是觉得:这座秦淮岸边的企业留给笔者的记忆不再是几栋房子上挂满广告的“海龙”,而是在新的起跑线上腾云驾雾飞奔的全新的“海龙”。刘立海和他爱人宏大的志向,企业近30年打下的基础,和这家企业“客户至上,不赚昧心钱”的经营理念,及刘立海痴情红木文化的不懈追求,都让笔者相信:海龙,绝对会插上腾飞的翅膀,向着更高、更大、更远的目标,前进,永远不回头地向前进!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