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房产频道 > 特别关注>正文

下岗女工举债办敬老院 遭拆迁五年未讨回说法

时间:2015-12-23 15:39:02    来源:法制与社会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记者 豫东

近日,“闸北霸占养老院拆迁款5千万”的微博频频跳进记者的朋友圈,这位博主接连在微博中爆料:她开办的敬老院在2007年底就被上海市闸北区政府拆除,但是至今尚未能拿到5000多万的拆迁补偿款。

下岗女工举债办敬老院 遭拆迁五年未讨回说法

“闸北霸占养老院拆迁款5千万”在长微博中介绍称:我是一名下岗女工,于2007年响应政府自强自立自主创业的号召,同年5月卖掉仅有的住房并与亲戚朋友借款近500万元买下位于上海闸北区北郊宾馆有限公司的股权后改建上海闸北区市北敬老院,由此噩梦开始。

2007年8月,就在养老院改建即将完工之时,房主(上海高境都市经济发展有限公司是:高境镇政府下属的资产公司)由于背景关系预先得知该地块将面临拆迁,就开始以流氓手段对养老院改建工程进行阻挠,先后停电多次,使改建工程无法正常进行。高境公司在得知我们已经获得消防批文,只要安装好消防喷淋系统,民政部门将给我们执业证书时,不顾信誉和书面承诺非法切断养老院的水电,封堵养老院所有对外通道,阻挠职工出入,阻挠家属探望老人,并封堵大门,阻止消防工程认的进驻。

上海的9月底,气温高达39度,因为停水致使养老院厕所不能冲洗,大小便不能自理的老人身体无法擦洗,衣裤裹着大小便无法洗涤,老人和职工只能以盒饭度日,老人和职工腹泻中暑现象严重。我们多次拨打110,后来才知道,他们是一丘之貉。

在这种情况下,我全院职工众志成城,用生命捍卫着院里所有的老人。就是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我院老人与职工没有一个肯离开。在这同时,我拼命的走访上海各个政府部门,在经过这样的过程后,我这个创业者才开始认识社会,不知社会是什么时候改变的,因为我出生在一个离休干部的家庭,从小父亲教导的社会和如今的现实大相径庭。

这时很多人劝我,千万不要把老人转走,老人就是你胜利的棋子,可是我于心何忍?院里的老人平衡年龄都在85岁以上,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拿老人的生命和幸福做赌注,对老人而言,也许明天对他们来说是种奢侈?我绝不用老人的明天做赌注。于是我果断的劝说老人及家属,退回所有收取老人的费用,并积极联系其它敬老院,将老人安全的安置后再次借款将所有的员工安置,从此留下了一个进不去的养老院和一堆债务。

高境公司在控制我经营场所后于2010年6月,当地政府在没有和我进行任何协商的情况下,让上海市闸北区振沪拆迁公司,拆迁了我的养老院,侵吞了我所有的拆迁款。

从此,我的家,还有亲朋好友的积蓄都没有了。为此,我走上了上访维权的路。但是当地政府并不打算给我解决问题,只是接二连三地派人到我婆婆住处进行“车轮大战”,要求我九十高龄离休干部的婆婆,劝我不要上访,要坐下来谈,让我的婆婆备受伤害。

可是只要我一坐下来,就依然无人问津。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被逼于2015年10月26日来到天安门广场,准备自己发投诉材料,被北京公安人员阻止。后被上海市政府驻京办送回。信访办主任张某对我破口大骂“你做人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你整天跑来跑去干嘛?你自己命苦,你投资失败,你就要认命!,今天你是第一次非访,第二次就拘留你,再不听就判了你。”

“闸北霸占养老院拆迁款5千万”在这篇长微博的最后说:“我不知自己犯的是什么罪?我下岗卖掉自己仅有的住房,借款筹资共500多万,自主创业开办养老院,我所有的信访,走访都是为了此事,如今我没有住房,流离失所,拎包走天涯。老公和女儿都不理我,我个人6张信用卡长期最低还款。为此事,已经把我逼向犯罪的边缘。离上次所谓的非访,一个多月过去了,只是户籍公安和街道在不断的关心我,可是他们不是处理此案的主体,关心挡不住债主,关心救不了我水深火热,今天我只能再次来到北京,我不能非访,我所有生的路都被政府堵死了,如果不小心被他们集权判了,我的冤有谁给我伸?”

“如今以习近平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反腐打黑士气高涨,正义在社会逐步萌芽,我愿用生命来维护社会正义,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我将不会再吝惜我这渺小,处于生不如死的生命,生死在天。无论生死,我要说出我的诉求:1,要求闸北区人民政府给予我养老院拆迁补偿信息公开。2,归还属于我养老院的所有补偿款及利息和所有固定资产和公司财务账目。3,按照政府对养老事业的政策,对养老院实行拆一还一给予安置。”

记者联系到了“闸北霸占养老院拆迁款5千万”的博主黄玉梅女士,她是上海北郊宾馆有限公司法人、上海闸北区市北敬老院的负责人。

她向记者出示了宾馆和敬老院的合法手续,同时表示,她在微博上的发言都是真实的,如有虚假,愿意负法律责任。

下岗女工举债办敬老院 遭拆迁五年未讨回说法

下岗女工举债办敬老院 遭拆迁五年未讨回说法

“你为什么不走司法渠道呢?”记者问她,“我也打过官司,当时养老院还没有拆,我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没有想到,在财产保全期间,我的养老院就被拆了!所以我对当地法院失望了,再说我现在实在拿不出前来打官司,养老院被拆后,我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补偿,整天债主围门,连诉讼费都交不起,更不要说请律师了!这几年来,我度日如年,总是盼着闸北区政府能出面解决此事,没有想到,一年一年失望到现在。”黄女士说。

最后,她表示:如果真的无法讨回自己的公道,她只能用生命来告谢借钱给她的债主们。

那么,当地政府在此次拆迁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呢?为什么拆迁公司的强拆行为能得到相关部门的默许呢?记者将继续关注此事。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