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正文

韩城煤矿违法被关索赔遭法院“混账逻辑”

时间:2018-03-19 11:17:03    来源:法制传媒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韩城煤矿违法被关索赔遭法院“混账逻辑”

   《法制传媒网》焦永锋 林勇

       备受关注的陕西煤老板状告省市政府违法关闭煤矿索赔4个亿的案件,有了最新进展——2018年1月15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陕01行赔初1号行政赔偿判决书(下称“一审判决”),以昌顺煤矿无法证明118号文件与昌顺煤矿关闭存在因果关系为由判决驳回昌顺煤矿的诉讼请求。对此判决,当事人向《法制传媒网》质疑称,按照西安中院此番判决的“混账逻辑”,那么行政机关以后可以不按照下发的文件行政了;而且若按文件行政产生的一切后果也与其依据无关了?

蒙冤被关 煤矿损失巨大

      2011年8月6日夜晚韩城市禹昌煤矿发生透水事故(以下简称8.7事故)。2011年8月7日,韩城市煤炭局判定“由于禹昌煤矿发生透水事故,而昌顺煤矿与禹昌煤矿相邻,且判定水透至昌顺煤矿”, 8月17日韩城市煤炭局向昌顺煤矿发出通知,要求昌顺煤矿配合8.7事故抢险救灾工作;2011年8月底,8.7透水事故抢险基本结束之后,昌顺煤矿的恢复生产条件已经具备。但是,2012年3月19日陕西煤矿安全监察局做出陕煤安局发(2012)58号《关于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桑树坪煤矿“8.7”透水事故有关问题报告》(下称“8.7事故报告”),该报告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认定8.7事故发生的原因是禹昌煤矿、昌顺煤矿违法超层越界开采导致,同时陕西煤矿安全监察局认为昌顺煤矿已经开始井下作业,威胁到桑树坪煤矿的抢险救灾、恢复生产等工作,该报告提请省政府责令渭南市政府对禹昌、昌顺煤矿实施关闭。

      2012年12月24日,韩城市煤炭局根据《8.7事故报告》,作出韩煤发(2012)118号《关于对韩城市禹昌煤矿等两矿井实施关闭的通知》(下称118号文件)要求对昌顺煤矿实施强行关闭;然而时至今日,8.7事故调查仍未完结,最终的事故报告仍未作出。 2013年年初,昌顺煤矿依法起诉韩城市煤炭局,要求法院撤销118号文件,2013年5月16日,潼关人民法院受理并立案。 2013年7月16日,潼关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

      10月23日,法院作出(2013)潼行初字第00006号行政判决书,依法撤销了韩城市煤炭局作出的韩煤发(2012)118号文件。也就是说,关闭该煤矿的合法依据被撤销,证明其关闭是违法行政。 但接下来的时间里,韩城市昌顺煤矿先后向各级政府管理部门打报告申请恢复生产,但是一直没有得到明确的回复。昌顺煤矿从2011年8月停产至今损失巨大,达到4亿多元。2015年8月10日韩城市昌顺煤矿向韩城市煤炭局等部门提出行政赔偿申请,但前述机关均未予处理。

     一波三折的行政赔偿案

       2015年12月15日,昌顺煤矿依法将韩城市煤炭局、韩城市人民政府、陕西省人民政府、煤矿监察局、煤炭安全局起诉至法院。 本案经过2016年7月20日、2016年9月13日两次开庭审理,2016年11月10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决,认为昌顺煤矿停产的原因不明确,作出裁定将昌顺煤矿的行政赔偿诉讼驳回。

      2016年11月7日,昌顺煤矿依法提起上诉。 本案经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认定一审裁定未查明案件事实,于2017年3月24日作出裁定,指令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韩城市桑树坪镇昌顺煤矿请求韩城市煤炭局行政赔偿之诉继续审理。 2017年6月15日下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本案,经过长达6个小时的庭审后,由于时间关系,法庭指令双方继续搜集证据,并决定于2017年9月18日下午继续开庭审理本案。

     2018年1月15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陕01行赔初1号行政赔偿判决书(下称“一审判决”),以昌顺煤矿无法证明118号文件与昌顺煤矿关闭存在因果关系为由判决驳回昌顺煤矿的诉讼请求。

     西安中院混乱的判决逻辑

      上述一审判决认定“昌顺煤矿在两次庭审中均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其煤矿到底何时关闭,是何原因关闭”的推理逻辑错误,该逻辑认为如果昌顺煤矿遵守了行政机关的处罚,那么昌顺煤矿需要自行证明自己是如何遵守了行政机关的处罚并导致自己因此受到了损失,如昌顺煤矿无法证明,昌顺煤矿无权获得国家赔偿。该逻辑要求昌顺煤矿不遵守行政机关的处罚,这一逻辑违反行政法的基本原理,将产生被处罚人不执行行政机关的处罚的社会效果。

      被诉118号文件的标题为《关于对韩城市禹昌煤矿等两矿井实施关闭的通知》,内容为“一、韩城市禹昌煤矿、韩城市昌顺煤矿必须严格……立即组织人员对矿井实施自行关闭;二、韩城市政府要求你们两矿的关闭工作务必于2013年元月10日前达到关闭矿井的要求。凡关闭不彻底……市政府组织……等相关部门对两矿实施强行关闭”。具体行政行为一经作出后就产生法律效力,在行政行为未被依法撤销、未被确认无效或违法之前,具体行政对行政相对人均有法律上的约束力,行政相对人遵守生效的行政行为是遵守法纪的体现。很显然,118号文件一经作出就对昌顺煤矿产生效力。 但是,一审判决的逻辑为“118号文件对昌顺煤矿实施关闭的仅仅是‘书面要求’,但是韩城市煤炭局并没有强制执行118号文件,昌顺煤矿也不能证明118号文件能够导致昌顺煤矿丧失生产经营的客观条件”;通俗的说,一审判决的逻辑为“韩城市煤炭局没有采取强制关停昌顺煤矿的具体措施,昌顺煤矿完全可以在118号文件作出之后继续生产;在韩城市煤炭局没有强制关停措施的情况下,昌顺煤矿遵守118号文件自行停产,与韩城市煤炭局无关,与118号文件无关”。

      按照一审判决的逻辑,行政相对人遵守行政处罚行为从而给自己造成损失,那是行政相对人自己愚蠢,行政相对人完全可以不遵守行政处罚,不遵守就没有损失!就如,公安局对违法人员作出行政拘留的决定,但将违法人员“放”进拘留所之后,但拘留所的大门并未关闭,该行政拘留被撤销之后,该“违法人员”提起行政赔偿诉讼之后,按照一审判决的逻辑,则会得出“拘留所的大门未关闭,违法人员完全可以跑,行政拘留决定并未造成违法人员丧失人身自由”的结论。 如果一审判决的逻辑成立,那么所有行政处罚的行政行为相对人不再会遵守行政处罚行为,国家管理将陷入一片混乱。

       一审判决产生对行政管理秩序的冲击力度将不亚于南京“彭宇案”对传统“扶老”美德的冲击力度,如此后果显然不是行政审判所追求的社会效果。 118号文件一经作出后,就对昌顺煤矿产生法律效力,也就是产生关闭昌顺煤矿的法律后果;此外,118号文件亦强调“凡关闭不彻底……市政府组织……等相关部门对两矿实施强行关闭”,即使昌顺煤矿强行生产,其后果也可想而知。

      因此,在118号文件已经对昌顺煤矿实施关闭的情况下,昌顺煤矿已经完成针对被“关闭”的情况证明责任。然而,一审判决还要求昌顺煤矿举证证明韩城市煤炭局将煤矿实施具体的关闭行为显然逻辑不通,适用法律错误。

     本网对此事件将继续关注。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