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 热点评论>正文

柳林治超站被曝光 相关部门不管不问

时间:2017-12-11 15:39:43    来源:凤凰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县纪委一副书记称:这不关我们的事,你们无权指定我调查


                    首席记者赵旭东


    党中央早在2010年就出台了《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2015年10月中共中央又印发了《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要求党员干部廉洁自律,接受监督;同时要求各级党委(党组)切实担当和落实好全面从严治党的主体责任;要求各级纪委(纪检组)强化监督执纪,加大问责力度;要求党员领导干部发挥表率作用,带头践行廉洁自律规范。

   十九大报告中,党中央又一次对依法治国提出新的要求。报告中说,各级政府作为国家权力机关的执行机关和国家行政机关,负有严格贯彻实施宪法和法律的重要职责,要规范政府行为,切实做到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维护公共利益、人民权益和社会秩序。

    然而,上述的文件精神和要求,在柳林县某些当政者看来,不过是耳旁风而已。面对媒体和网民对该县治超工作的的监督举报,不是敷衍了事就是不闻不问。面对媒体,政府部门踢皮球,纪委一位副书记居然称:“这事我不知情”“你们怎么调查怎么写是你们的事““这和我们无关,你们无权指定我调查”


null



事件回顾:

    2017年11月13日下午,网名为习武二师兄的人,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发表了《“治超”有“绝活” ——山西省柳林县治超办违规违法“治超”真相调查》一文。11月14日始,此文被网站、自媒体陆续转发,随后有人开始找公关公司进行攻关,随后一些个人微博陆续删除了此文章,截至目前至少还有数十家网站、自媒体和贴吧存在此文章。

    廉政法制周刊注意到,举报柳林县治超站收黑钱放黑车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目前从网络上能找到的文章显示,较早的一次举报是2017年4月初。

    文章中称:近日不断接到群众和大车驾驶员反映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治超办工作人员和个别领导长期驾驶执法车辆车辆悬挂假牌照上路执法,以权谋私、收黑钱、放黑车、严重超载车辆领导签字、少处罚超载车辆放行、还长期收黑钱保送大型超限车辆通行、造成当地财政财税损失、道路严重损坏、无视国家法律法规、多次向县治超办领导和县政府领导反映过。但柳林县治超办领导是县纪检委的领导兼职,他们说我们无法查处。

   这一次举报人是薛全斌,文中附有其的身份证号以及电话号码等资料。

   举报人举报柳林县薛村治超站站长宋旭峰、寨东治超大队大队长曹兵,除收黑钱外,还私自将车号为晋 JQM556执法车的号牌换为晋JEH198,经常在柳林境内执法。收黑钱后,不卸载不罚款而放行(有照片、视频为证)。宋旭峰堵住超载车后经常用目测象征性的收缴罚款后放行。

    2017年4月6日经山西当地媒体予以采访曝光后,时任治超办主任离职,7月13日刘军亮任县治超办主任后,情况依然如旧管理混乱。曝光后,宋旭峰、闫晓峰继续任职,同时非法招聘人员没有被解除。

   2017年11月14日开始在网上大量转发的这篇文章某些事实和4月份的基本相同。这一次的举报人变成了太原人“范亚军”,同时还附有范亚军本人的身份证照片。

   这篇文章称:山西柳林县纪委正科级科员刘军亮自兼职县治超办主任以来数次让柳林县企业主、车主在高档酒店请酒、找歌厅小姐陪同唱歌、收黑钱(有照片、视频为证——证据在举报人手里),之后在车主的车辆行驶路线内违规放行。按照规定:凡是超载车辆必须卸载,而刘军亮指使其亲信宋旭峰和闫晓峰收黑钱后,不卸载不罚款而放行(有照片、视频为证)。按规定三轴车辆超载,必须罚款一万元,但因“人情”原因只罚了300元了事。

   同时,这篇文章附有柳林治超办主任刘军亮在事主请吃的饭店“高歌”的照片,照片上,刘主任手持麦克风正在投入地唱歌。

   文章中称, 11月8日媒体见到了实名举报人范亚军,举报人所说与举报材料相符。

   据举报人反映:县治超办主任刘军亮把县治超办当成自家的敛财工具。所招聘的工作人员都是与前任主任刘某和现任主任刘军亮有关系的人。根本就不看重工作能力和职业素养。只要是一条线上的人就收入“麾下”,全然不把国家和群众的利益放在眼里(县治超流动督查大队共分三个中队,现在人员80余人,其中正式人员还有不到10人,其余都被开除了)!

   11月9日上午媒体到县治超办办案点了解情况,治超流动督查大队长宋旭峰的爷爷去世了,整个站点只有办案大厅两名女工作人员上班外,其他人员放假去到宋旭峰家随礼和祭奠了。

   同日下午媒体再次到县治超办了解情况。在治超办主任刘军亮办公室,当媒体说明情况后,刘军亮解释说:他是今年7月13日才兼任县治超办主任的。宋旭峰、闫晓峰——县纪委调查后没有问题继续留用的。治超流动督查大队每个中队查车时有1-2人有工作证件带队查车,其他工作人员没有任何证件,这是在国家允许范围之内的。他是在同学聚会饮酒唱歌,并没找歌厅小姐陪唱。同时还称,由于超载,举报人的车之前被查扣过,前来治超办找他要车没有同意,现在举报是报复。

   当媒体谈到下午治超点流动督察大队放假去随礼一事时,他称不可能,但是面对媒体的质疑,刘军亮没有电话核实。


事件进展:


   习近平同志指出,当今世界,信息技术革命日新月异,对国际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军事等领域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互联网已经融入社会生活方方面面,深刻改变了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在舆情领域,互联网已成为社会海量信息的集散地和社会舆论的放大器,网络舆论以其独特的隐蔽性、互动性、爆发性、破坏性等特点,正在不断地使简单问题复杂化、一般问题热点化、个体问题公众化、局部问题全局化。正确处理网络舆情及其引发的社会危机,是当前各级地方政府必须面对的重要课题。去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在政务公开工作中进一步做好政务舆情回应的通知》,对各地区各部门政务舆情回应工作作出部署。

   那么,柳林县政府是如何应对这次网络舆情的呢?

   2017年12月7日,廉政法制周刊记者来到柳林对此进行了跟踪采访。

   当日上午,记者来到柳林县政府办公室,请求联系常务副县长贾殿林,被告知:要采访必须经过宣传部联系。

   随后,记者来到宣传部办公室,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只能和主管外宣的白姓副部长联系。由他来安排采访事宜。几次拨打其电话没能接通,只能去找外宣办,但是外宣办空无一人。短信告知其来意后,他回信息称在外地学习,办公室的人都下乡了,要记者和县治超办主任刘军亮联系。但多次拨打刘的电话都没有人接听。

   令人奇怪的是,在和刘联系期间,有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对方自称是举报人“范亚军”,他怎么有记者的电话呢?记者很纳闷。

   见到自称是范亚军的人后,他表示自己并没有举报治超办刘军亮,自己被人冒名为举报人,自己是个受害者。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出示自己的驾照或者其他能证明其身份的东西,同时不知为什么其驾驶的小跑车也没有悬挂牌照。

   次日上午,记者通过渠道取得了副县长贾殿林的电话,打过去后无人接听,发信息说明身份和来意后他回复“请联系新闻办”,记者又回复“新闻办昨天就联系过了,推给治超办刘主任,但是刘既不在办公室,电话也不接,纪委也找不到人,所以无奈之下才联系您的”后,对方就没有反应了。

   随后,记者又找到了县委巡查办主任、县纪委副书记王震宇的电话,接通电话后,记者说明了来意,对方在电话中称“这事我不知道”,记者说“现在您知道了能不能对此进行一个调查,了解下事情的真相,如果举报不属实,也应该给当事人一个清白”,对方很激动“你们媒体怎么调查是你们媒体的事情,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记者又说“这怎么能和纪委无关呢”,听到这句话他火了“你们无权指定我调查”接着就挂断了电话。

   “是啊,媒体有什么权力让纪委书记调查一个案件呢?网民更没有权利让人家调查了,否则也不用发举报贴了不是?”在离开柳林的路上,记者心里一直在想:是什么让当政者这么强势呢?又有谁能让他们站在人民群众中间体察民情,明辨是非呢?


记者手记:刚闭幕不久的党的十九大报告的要求,全面依法治国,必须坚持厉行法治,推进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为彻底对依法履行公职人员的监督,十九大报告为此提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将试点工作在全国推开,组建国家、省、市、县监察委员会,同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合署办公,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山西作为合署办公的试点省份,目前正在紧密锣鼓的改革中,那么柳林县纪委这位副书记的言行能胜任这一重要的工作吗?是不是给山西纪律监察委员会脸上抹了一把黑呢?

 

http://zmt.ifeng.com/manage/articlePreview?id=5a2dffb8ef66540001c26d61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