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正文

山西一法院放弃独立审判权遭举报

时间:2017-11-18 02:28:47    来源:廉政法制周刊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众所周知,人民法院是国家的审判机关,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百二十六条的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而在山西省沁县人民法院却出现了怪事:法院主动向县纪委和检察院致函,征询其对“案件的拟判决和定罪”意见。

虽然目前尚不知这是该法院的常态还是个案,但是其中暴露出的“法院主动放弃独立审判权”陋习和习主席倡导的依法治国大相径庭。

日前,廉政法制周刊接到一封来自山西省的举报信,信中称:山西省沁县法院主动放弃独立审判权,就定罪量刑发函询问纪委检察院是否同意,得到同意回复后才审理宣判。

举报人叫窦福庆,被捕前担任山西省长治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支队长助理,兼任国有企业南垂驾校党支部书记。2015年8月10日被沁县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上诉后,2016年4月28日被长治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终审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2016年5月9日刑满释放。

本刊记者对此案进行了梳理,并对举报人窦福庆以及山西省沁县人民法院、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调查采访。目前,窦福庆已经向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申诉。

单位安排用车变成贿赂品

据介绍,2010年5月,窦福庆任交警支队驾管科科长期间,因驾管科的车辆年久失修不能正常使用,便向时任交警支队支队长张福柱要求解决驾管科车辆问题。张福柱便安排南垂驾校原校长张怀德购买一辆车,并安排车辆上户于南垂驾校名下,所有权归驾校,由驾管科暂用,支队买上后归还。驾管科把该车配给了窦作为公务使用。

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南垂驾校最先由长治市交警支队投资兴办,期间历经“股权变更”,最终还原为长治市国资委下属企业。交警支队长安排本单位投资兴办起来的南垂驾校,为驾管科购买一辆公务用车,也是合情合理的要求。而所购车发票、备用钥匙等全由南垂驾校办公室人员保管,窦福庆是按照支队长的安排对这辆公务用车仅有使用权。

后来其调任支队长助理,几个月后又兼任南垂驾校的负责人和党支部书记,窦就把该车带到了南垂驾校公务使用,当时南垂驾校副校长以上的领导都给配有专车。

2014年3月,时任南垂驾校的校长张怀德因为涉嫌用175万元的假汽油发票报账并将其中的100多万元据为己有涉嫌职务侵占罪被抓6个月后,“揭发”出了窦福庆在担任长治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驾管科科长时,向他索要一辆北京现代途胜轿车的事。

随后,窦福庆被沁县检察院以涉嫌“受贿”逮捕。

公务用车一直为公何罪之有

这本来是单位借车给单位使用,窦福庆用车是职务配车也是用于公务,任职南垂驾校领导后又把该车带到了南垂驾校并公务使用,沁县法院和长治市中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也是这样的。但是,两级法院却违背自己查明的事实而认定是窦个人借车并长期不还,犯受贿罪。

指定管辖的沁县检察院认为,窦福庆使用南垂驾校提供的公务车,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要他人财务”的行为,并以受贿罪向沁县法院提起公诉。而时任长治市交警支队支队长张福柱、原南垂驾校校长张怀德均为“窦福庆受贿案”的关键证人。

沁县法院审理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窦福庆具有索贿行为,与审理查明的事实不符,依法不予采纳,认定该车系时任长治市交警支队支队长张福柱安排南垂驾校购置。法院审理也查明,窦福庆“实际借用该车辆四年之久,在已经具备归还条件的情况下,又无归还车辆的实际行为”。

受贿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而在本案中,沁县法院已经认定,窦福庆并没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而是时任长治市交警支队支队长张福柱安排南垂驾校购置车辆。即便窦福庆调任交警支队支队长助理期间没有及时归还车辆,但其公务用车的行为并不是“为他人谋取利益”,而是在“为交警支队工作”。

那么,窦福庆被长治市公安局党委任命为南垂驾校管理负责人之后,继续把这辆车带到南垂驾校使用,更是名正言顺的公务用车。

今年6月份,我国五位著名的刑事法学专家高铭暄、樊崇义、赵秉志、陈兴良、张明楷,对窦福庆的案子进行论证后,认为法院认定其犯受贿罪,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根据两级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和在案证据以及我国现行刑事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窦的行为不构成受贿罪。

沁县法院创独特定案模式

依据《宪法》之规定, 人民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 即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 行使审理和判决刑事案件、民事案件、经济案件、行政案件的权利, 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均不得干涉。

而窦福庆在复印自己的卷宗时却发现,沁县法院却把这种权利 “犯贱”成一种沁县司法模式。在两次开庭判决前,该院都向沁县政法委、纪委、检察院汇报案情,并就判刑年限做了汇报,得到许可同意后才将判决日期“提前”下发。

一审时,在收到沁县纪委、检察院的书面复函之后,沁县法院将判决书日期提前到“2014年11月27日”,认定公诉机关(沁县检察院)对窦福庆的受贿罪指控成立,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年,北京现代途胜轿车予以追缴。

窦福庆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到长治中院。2015年2月3日,长治中院以“原判部分事实不清”为由,撤销沁县法院的一审判决,裁定发回该院重新审理。

沁县法院重新组成合议庭审理之后,该院故伎重演,向沁县政法委、纪委、检察院汇报案情,请示拟判十年,同样得到了沁县纪委、检察院的书面回函“同意你院判决意见。”

2015年8月10日,沁县法院重审做出了同样的判决,以受贿罪判处窦福庆有期徒刑十年,北京现代途胜轿车予以追缴。

窦福庆不服重审一审判决,再次上诉到长治中院。长治中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新出台了司法解释“贪污或者受贿数额在3万元以上不满20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383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额较大”,依法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以受贿罪判处窦福庆有期徒刑两年零一个月,然而判决下达12天之后,窦福庆就刑满释放。

宪法和法律规定,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党中央更是支持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对打招呼,干扰办案者严肃处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中央政法委出台《领导机关内部人员过问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司法机关内部人员过问案件的记录和责任追究》、《关于进一步规范司法人员与当事人、律师、特殊关系人、中介组织接触交往行为的若干规定》,都坚定地支持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最高人民法院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意见》中提出,确保人民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推动建立领导干部干预审判执行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

然而,沁县法院对党中央和最高人民法院支持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并不领情,竟然把法院的审判权拱手相让,主动放弃,这在全国恐怕都罕见。

那么,沁县法院为什么要放弃宪法和法律赋予的依法独立审判权呢?这恐怕就不得而知了。

11月2日记者来到沁县人民法院,想就此事采访下该院院长王卫东,第一次和其沟通,他表示要记者去沁县宣传部开介绍信才行,但是到了该县宣传部、外宣办都表示没有这个规定,记者又返回法院和其交涉,他还是重申“去宣传部开介绍信”,看来这句话成了他的“护身符”无奈记者只得离开。

当天下午,记者来到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因为院长原占斌去省城开会,未能见到他,随后联系到了该院办公室郭主任,将此事向其做了了解,他表示“法院一定会依法处理”,“对于沁县法院放弃独立审判权肯定是不对的!”

究竟窦福庆的申诉结果会怎么样?我们将继续关注!   (首席记者  赵旭东)

新闻评论

沁县法院如此“创新”实在荒唐!

任汝浩

在刑事审判工作中,主动给当地纪委、政法委、检察院等部门发函汇报案情并就定罪量刑问题征求意见,询问它们“是否同意”,在收到了“同意”其裁判意见的回函后再下判决。

山西省沁县法院的这一做法实在荒唐,堪称我国司法界的奇闻!

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是我国宪法和法律赋予人民法院的职权。宪法第一百二十六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刑事诉讼法第五条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人民检察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检察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沁县法院在刑事审判工作中,本应该依法行使宪法和法律赋予的独立审判职权,但其却偏偏主动放弃。其作出的判决如何能确保公正,又让人何以信服?沁县法院的这一做法,让人看不出该院某些领导和法官心中存有哪怕丝毫的对宪法和法律的尊重,更看不到敬畏来。举报人窦福庆称沁县法院这样做是“犯贱”,此话虽然糙,却很形象生动,一针见血。

也许,沁县法院会辩称,虽然形式上法院就定罪量刑问题征求了纪委、政法委、检察院的意见,但是,最终的判决还是按照了法院的裁判意见,所以,不能说是放弃了独立审判权。

这种观点,不能让人苟同。试想,被征求意见的单位,“同意”了你法院的裁判意见,你法院作出的裁判是你法院征求意见时的裁判意见。如果被征求意见的单位,“不同意”你法院的裁判意见,你还会维持你原来的裁判意见吗?答案是“NO”,你肯定不能、也不敢按照你原来的裁判意见作出判决。理由是,你如果按照你自己的裁判意见作出判决,你就不会去征求人家的意见了,征求人家的意见就会变得没有意义。所以,不管被征求意见的单位给你法院的回复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你法院的裁判意见,你法院征求了人家的意见后再作出的判决,实质上已不是你法院的意见,而是人家的意见。连裁判意见都不是你法院的,能说裁判权是你法院行使的吗?更谈不上独立行使了。

也许,沁县法院还会辩称,沁县法院这样做“坚持党的领导”。其实,这不是对“坚持党的领导”的无意误解,就是故意歪曲。因为,党中央对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一直是支持的。如,2015年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专门印发《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明确任何领导干部都不得要求司法机关违反法定职责或法定程序处理案件,都不得要求司法机关做有碍司法公正的事情。对司法工作负有领导职责的机关,因履行职责需要,可以依照工作程序了解案件情况,组织研究司法政策,统筹协调依法处理工作,督促司法机关依法履行职责,为司法机关创造公正司法的环境,但不得对案件的证据采信、事实认定、司法裁判等作出具体决定。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职权,不得执行任何领导干部违反法定职责或法定程序、有碍司法公正的要求。人民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是法律人人人都知道的法律常识,作为专司司法审判权的沁县法院的办案法官和法院领导,也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他们还是主动放弃了自己的审判权,这背后的原因耐人寻味,引人深思。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